Menu 
首頁 > 中國外交 > 【栢齊 | 異度空間】「亞投行」和「一帶一路」之七面睇

【栢齊 | 異度空間】「亞投行」和「一帶一路」之七面睇

Pakchai D. Wicaksono 栢齊

Written by Pakchai D. Wicaksono 栢齊 on 2015/08/30.

Edited by Glocal Reporter on 2015/09/03.

3,095 interests

SHARE THIS

從金磚五國的「新發展銀行」(NDB)到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亞投行」(AIIB),近半年來,北京在國際開發型銀行方面動作頻頻,坊間討論多如星數。筆者也來湊湊熱鬧,談一下AIIB和「一帶一路」等舉措的意義,簡單來說,可歸納為以下七點觀察:

主導建立新的金融和開發類國際組織,除了施加國際政治影響,同時可為本土過剩資本謀出路,對以國有資本為主的經濟體系尤甚,避免內部因資本無限擴張而日益拉大的階層經濟差距,紓緩社會矛盾,某程度印證「外交為內政延伸」的論述。favornews資料圖片。

主導建立新的金融和開發類國際組織,除了施加國際政治影響,同時可為本土過剩資本謀出路,對以國有資本為主的經濟體系尤甚,避免內部因資本無限擴張而日益拉大的階層經濟差距,紓緩社會矛盾,某程度印證「外交為內政延伸」的論述。favornews資料圖片

(一)在國際秩序中,不論大國小國,當積累一定經濟實力後,通過外交手段營造有利自身的國際環境,為自身拓展政治影響和商機,在外交上爭取更大的迴旋空間,這是在缺乏安全保障的國際環境下,任何國家在發展道路上的自然趨勢。

(二)金融類型的國際組織一般以股權分配作為衡量各成員權責的基礎,建立新的開發型銀行,一方面通過出資獲得較大股權份額,提升外交話語權,同時以「國際友好合作援助」的包裝,發展和鞏固與盟友的關係,及拉攏受援國以助自身在如聯合國等其他國際組織的影響力,相對而言操作較易和成本較低,是國際政治的慣常手段。

(三)現時除了世界銀行(WB)、國際貨幣基金(IMF)和亞洲開發銀行(ADB)較為人熟知,戰後數十年間世界各地先後成立了數十個國際或區域金融組織和開發型銀行,同一區域存在多個性質類似的組織的情況普遍,客觀上反映各國仍認同和採用外交和平手段,按照當代國際規範進行相互競爭,某程度是繼續為二戰後確立的國際秩序背書。

(四)主導建立新的金融和開發類國際組織,除了施加國際政治影響,同時可為本土過剩資本謀出路,對以國有資本為主的經濟體系尤甚,避免內部因資本無限擴張而日益拉大的階層經濟差距,紓緩社會矛盾,某程度印證「外交為內政延伸」的論述。

(五)一國之對外關係運作,大體不離外交(談判、遊說等)、經貿和軍事三途,三者有一定關聯,雖說當今全球化下國家間相互依賴程度日深,武力手段仍未失其重要性,不論先進和後進國家,衡量得失而認為必要時,仍會毫不猶豫採用武力,作為外交後盾和為經貿開路,然而,行動與否,關鍵在於對自身和相互軍事實力的準確判斷,是否真的「好打得」還是紙老虎,相信掌權者自有清醒認識。

(六)在幅員相若的大國當中,俄羅斯通三洋兩海;加拿大和美國俱直通三洋;巴西北連大西洋和加勒比海,南經好望角和麥哲倫海峽連結兩洋;澳洲四面環海;只有中國是唯一只擁有單邊海岸線且被雙重島鏈環伺,要突破封鎖,不外乎「一帶」(以鐵路公路和油氣管通過中亞連結歐亞大陸)和「一路」(通過緬甸和巴基斯坦建立通往印度洋的捷徑),還有北向取道俄羅斯北冰洋航道通歐洲,三條路徑均必須倚靠「友好國家」配合,觀乎這些國家都是亟需大量金錢內部維穩,向「前」看與其說北京的戰略選擇,不如說是在自身政治和軍事力量還未夠斤兩且缺乏外交軟實力的情況下,唯一能運用而又懂得打的牌。

(七)概念層面而言,五千年來以漢唐兩朝最盛,其時亦是絲路唯二全線通行的年代,傳統史觀多強調兩朝之強盛,是古代天朝體系的楷模,然而,同樣不能忽視漢唐兩代,在絲路的另一端分別面對同樣強盛的羅馬帝國和大食(阿拉伯)帝國,東西兩方各自謀圖在絲路沿線擴張勢力,中亞和西亞地區自此成為歷代爭逐之地,從地緣政治和大歷史的意義上來說,古代絲路是兩極世界體系的呈現,如今「帶」「路」重來,中國是一極,另一極是誰?俄羅斯?歐盟?更遙遠的美國?還是其他?拭目以待。

原文載於「栢齊的異度空間

迴響已關閉。

作者簡介

By Pakchai D. Wicaksono 栢齊

栢齊(Pakchai D. Wicaksono)是一位地球村民和一名國際事務獨立研究員,擁有全球政治經濟學碩士、歷史學和政治及國際關係雙學士學位,並曾修讀有關國際安全、恐怖主義和當代中東研究的證書課程。他現時為一個國際關係研究生課程擔任講師,並正修讀外交史博士學位。他是兩個位於香港各自有關中國研究和全球政治經濟學的學會成員(分別擔任執行理事和研究總監),同時是一個全球議題評論網誌的執行編輯和聯席撰稿人,以及一個位於倫敦的國際戰略研究組織的成員。他的研究範疇包括國際關係、國際公法、國際組織、政治地理學、特殊主權地區、分離主義運動、事實獨立的政治實體、兩岸關係、臺灣政治、微國家、極地政治、東亞區域外交等,其文章散見於《信報》、《The Glocal》、《輔仁媒體》、《Asian Politics & Policy》和《新社會部落》等,設有個人部落格「Inner Senses栢齊的異度空間」。 Pakchai D. Wicaksono(栢齊)is a global villager and an independent researcher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He possesses a master degree in global political economy, two bachelor degrees in history and in politics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s well as certificates in international security, terrorism and contemporary Middle East studies. He is now teaching as a lecturer for a postgraduate programme o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d is studying for his doctorate in diplomatic history. His affiliations include two Hong Kong-based associations for China study (as executive director) and GPE (as research director) respectively, a collective commentary blog on global issues (as executive editor and co-writer), and a London-based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 (as fellow member). His research interests cover a variety of areas including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 political geography, areas of special sovereignty, separatist movements, de facto independent political entities, cross-strait relations, Taiwan politics, micronations, politics of polar regions, and regional diplomacy of East Asia. His articles can be found in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The Global, VJ Media, Asian Politics & Policy, Avant-garde, and his personal blog Inner Senses.

相關文章
  • 沒有相關文章
  • The GlocalDesigned by Sanick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