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首頁 > 2. 地區 > 中國桌 > 【史嘯虎 | 分析】中美在南海問題上急需達成共識

【史嘯虎 | 分析】中美在南海問題上急需達成共識

史嘯虎

Written by 史嘯虎 on 2016/06/15.

Edited by Glocal Reporter on 2016/06/15.

1,301 interests

SHARE THIS

中美第八輪戰略與經濟對話如期進行了。這真是一場及時雨。因為中美關係正處於一個令人十分困惑也非常危險的十字路口。這就是說,儘管在過去八年里中美兩國高層已經進行了七輪戰略與經濟對話,就經貿、投資、金融以及地區安全等領域的數百個具體問題進行了溝通和磋商,然而中美兩國關係居然仍處於一個不確定的狀態。這在本月初於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落幕的亞洲安全會議上顯露得最為清楚。很多與會者都表示,2016年香會的最大不同,就是南海問題和中美各自立場的衝突全面升級,兩國在南海發生軍事衝突的風險驟增。人們都想問: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

China's State Councillor Yang Jiechi (3rd R) delivers a speech in front of US Secretary of State John Kerry (3rd L) during the strategic dialogue meeting on the second day of the US - China 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s at Diaoyutai State Guesthouse in Beijing on June 7, 2016. The Beijing dialogue is perhaps the most important meeting between the world's two largest economic and military powers, giving them a chance to seek agreement and iron out disputes on a range of issues related to security and economics. / AFP PHOTO / POOL / Nicolas ASFOURI

中美第八輪戰略與經濟對話在北京如期進行。cctv-america.com 資料圖片。

關心中美關係和國際問題的人應該都知道,南海問題才是這輪中美戰略對話的關鍵所在。中美在經貿領域的過招雖然也很多,如人民幣匯率問題、中美雙邊投資問題及貿易摩擦等等。比如上月末美國正式啟動對中國進行所謂「337」調查,指控寶鋼、武鋼等40家鋼鐵企業存在不公平競爭,中國方面正在倉促應戰。但這類經濟問題都好解決。比如中美雙邊貿易額就從2008年的3300億美元迅速增加到2014年的5900億美元就是證明。所以說,中美兩國的經濟對話成果毫無疑問是巨大的。對今年的經濟對話成果我們依然可以持樂觀的態度。但在中美戰略對話問題上,情況就截然不同了。

其實,在過去兩年的中美戰略對話中,南海問題就已經列入議題了。但2014年戰略對話美方只是從確保航行自由角度提出南海問題,由於措辭含糊,指向含義不明,中國立即就南海航行自由問題給予了認可。然而2015年,由於中國南海填島工程進展迅速,南海問題已成為中美第七輪戰略對話的首要議題。但有意思的是,儘管雙方在南海問題上沒能形成共識,但在公開講話中都避免了爭議,而且都試圖展現兩國因為南海問題日益緊張起來的關係有限樂觀的一面。說白了,就是對話時各自闡述了立場,卻未能在某些具體的問題上達成共識,但事後又都想掩飾雙方之間的矛盾。這種只注重溝通而不注重溝通的成果的對話方式就給後來雙方在南海問題上的進一步對立甚至引發衝突的可能性埋下了伏筆。

本月初,中美兩國軍方人員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召開的亞洲安全會議上就南海問題進行了激烈的交鋒。據報導,美國防長卡特在講話中雖然壓低了調門,但仍然將中國在南海的填島行動與朝鮮的核擴散企圖一起構成亞太地區最突出的「安全威脅」,是「自我孤立行為」。與此同時,卡特甚至直截了當對中國發出軍事警告,聲稱美國和其他國家對中國可能進行的黃岩島的填島行動不會「袖手旁觀」。我國軍方代表孫建國上將則針鋒相對給予了回擊,反駁說,任何孤立中國的行動都注定會失敗。就在昨天,美國國務卿克里在出席是輪戰略對話前夕稱,中國如果在南海上空設立防空識別區,是「挑釁和破壞穩定的行為」。

由此可見,中美兩國在南海問題上雖然時有交鋒也時有妥協,但始終未能形成某種共識,而且兩國關係甚至存在隨時可能發生衝突的危險。如果容忍這種沒有共識的模糊狀況繼續下去,對於中美這兩個試圖構建新興大國關係的國家來說,顯然是不理智的。可是最近中美都有人對南海問題上中美雙方迄今沒有共識一事感到無所謂。比如,最近中國官方媒體在宣傳第八輪戰略與經濟對話時,都在大談中美兩國經濟對話上的看點,如中美投資協定有望達成、美聯儲是否加息以及中美貿易摩擦如何解決等,似乎刻意在迴避是輪戰略對話的實質性內容–南海問題。而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的資深研究員杜大偉(David Dollar)先生對此也不以為然。他認為「我們應該強調本輪中美對話的意義,不應急於尋找共識。」這句話從一位美國智庫中國通嘴裡說出來確實耐人尋味。他是想說中美雙方在南海問題上只要繼續以前的各自立場並保持溝通就不會發生衝突嗎?我不明白他這麼說目的何在?但我知道,中美雙方已經到了在南海問題上必須盡快形成某種共識的地步了。哪怕是重複過去中方一再重申的保障南海自由航行、南海填島非軍事化或者重申中美在南海「避免軍事對抗」等也好,因為照目前這樣各說各的又無共識約束的態勢繼續下去,南海衝突是難以避免的。

自從三年前習近平主席提出了中美兩國要努力構建新型大國關係以來,中美兩國除了經貿,在很多其他問題,諸如伊朗核、朝核、阿富汗等地區熱點問題以及反恐、氣候變化、傳染病防控等全球性問題上都進行了卓有成效的溝通、協調與合作。這些顯然是雙方在這些問題上達成了共識的成果。也可以說,如果沒有共識,就沒有在這些熱點問題上的合作。而沒有合作,又何來新型大國關係呢?現在南海問題已經鬧得雙方劍拔弩張,也使得亞洲和中國周邊很多國家擔驚受怕,不知所措了。我在想,為什麼中美兩國就不能利用這次難得的戰略對話機遇通過努力達成某種程度的共識呢?

而且,今年是貝拉克·奧巴馬總統任期最後一年,明年是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還是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抑或其他人當選美國總統亦未可知。如果今年,也即在奧巴馬總統的最後一個任期內中美雙方不能在日趨緊張的南海問題上達成共識,那麼南海局勢在今後一段時間裡變數就會很大,還很又可能會處於一種失控狀態。對此結果,我想誰也不會願意看到的吧?

南海局勢雖然對中美兩國都有很重要的外交戰略意義,但毋庸諱言的是,自從2002年我國與東盟各國簽署了《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宣布「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原則之後,南海問題實際上就已經不是中國與南海各聲索國各自的核心利益了。這也為南海各聲索國通過雙邊或多邊談判方式解決領土爭端提供了各自妥協和讓步的法律依據和調整空間。因此,我覺得中美雙方都應及時適當地調整自己的南海戰略。美國需要尊重歷史並恪守自己曾經一再做出的對南海爭端不持立場的諾言,鼓勵中國與南海相關聲索國舉行雙邊或多邊談判,以固定各國南海填島範圍,並承諾不採取激化南海局勢的行動,幫助南海局勢趨於穩定。中國亦需在歷史和國際法雙重框架內認識南海問題並重申南海島礁非軍事化及其範圍限制等承諾並堅持以和平談判方式解決南海爭端。如果中美兩國能做到這些,不就等於達成某種共識嗎?為什麼不抓住這次戰略對話的機會呢?

最後我要說,南海問題急需達成共識。中美兩國的這次戰略對話不能錯過機會。

(原載《中國選舉與治理》2016年6月7日期)

本文經作者授權上載。原載於愛思想網。文章內容或與國內或原載版本不同。

迴響已關閉。

作者簡介

By 史嘯虎

愛思想網作家。

The GlocalDesigned by Sanick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