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首頁 > 2. 地區 > 中東中亞 > 【言知秋 | 分析】歐盟同情庫族 土國怨憤爆錶

【言知秋 | 分析】歐盟同情庫族 土國怨憤爆錶

言知秋

Written by 言知秋 on 2017/04/20.

Edited by Glocal Reporter on 2017/04/17.

565 interests

SHARE THIS

3月的歐洲風起雲湧,土耳其與歐洲諸國關係急速惡化。荷蘭大選前夕,因為土耳其煽動當地僑民支持修憲公投,終導致土國部長被荷蘭驅逐出境。然而,此事件卻掩蓋了同月發生的另一宗衝突。

土耳其與歐盟協議下,邊境已經收容了超過280萬名敍利亞難民。 資料圖片:路透社

土耳其與歐盟協議下,邊境已經收容了超過280萬名敍利亞難民。 資料圖片:路透社

3月18日,近3萬名庫爾德人在德國法蘭克福舉行示威,抗議土國總統埃爾多安的獨裁政權和對庫爾德人的壓迫。現場示威者高舉着早被歐盟列為恐怖組織的庫爾德工人黨(PKK)的旗幟,以及正身陷囹圄的領袖奧賈蘭(Abdullah Ocalan)畫像。土國批評德國對此視而不見,並譴責默克爾支持恐怖主義活動。

軍隊跨境剿PKK

雖然在敍利亞內戰中土耳其與歐盟同樣支持敍利亞反對派抗衡巴沙爾政權,但在主要的中東問題上,土國與歐盟深藏着不可解決的矛盾。除了難民危機,雙方還在庫爾德族前途及人權問題上一直存在嚴重的分歧。這問題對土耳其有何重要?土國的中東政策主要目標是維持國家領土完整,反對任何分裂勢力。庫爾德族散居於土耳其、敍利亞、伊拉克及伊朗四國邊境,而早在1970年代境內的庫爾德工人黨欲在該區建立統一的民族國度,因而他們一直被土國政府視為眼中釘。

庫爾德問題緊扣土耳其國家安全,但與歐盟有何關係?第一,歐洲一直是庫爾德流亡分子的庇護所。自從離開土國後,奧賈蘭在上世紀八十到九十年代都遊走於意大利、希臘等這些歐洲國家,在境外指揮PKK與土耳其政府對抗。雖然該組織於2004年被歐盟列為恐怖組織,但正如以上提及在法蘭克福的示威中,身為歐盟龍頭的德國並沒有對示威者嚴厲執法。事實上,歐洲議會已有不少的聲音要求歐盟把PKK從恐怖分子名單中剔除。在土耳其眼中,歐盟的舉動形同匿藏恐怖分子,終至雙方關係決裂。

第二,自敍利亞戰爭以來,庫爾德難民的數目不容忽視。乘着「伊斯蘭國」(IS)崛起,以及國內發生多宗恐襲之勢,埃爾多安政府多次借反恐之名對付庫爾德族人,這被稱為「亞爾欽烈士行動」(Operation Martyr Yalcin)。自從前年720恐襲事件後,土國政府便加強打擊境內「恐怖分子」,甚至去到不分青紅皂白的地步,例如對境內東南地區的庫爾德武裝分子據點猛烈空襲之外,甚至跨境執法,到伊拉克北部轟炸PKK的陣地。而且,土國視敍利亞境內的庫爾德族武裝組織「人民保衞軍」(YPG)為威脅。即使歐盟支持該組織抵抗「伊斯蘭國」及敍國政府軍,土國亦毫不留情地對其打擊。

濫殺製造大批難民

根據民間組織The Kurdish Project蒐集的數據,自2011年以來,單是來自敍國及土國的庫爾德族國內流離失所者(IDPs)及難民人數已達到1000萬人。對視阻止中東難民入境為當務之急的歐盟來說,實在是一個潛在威脅。現實上,土國打壓區內庫族並不符合歐盟利益。當庫族問題演變成難民議題,雙方自然因這個燙手山芋而交惡。

第三,歐盟被視為一個捍衞人權自由等核心價值的規範性權力,自然與土國對庫爾德族的政策有所牴觸。土國政府猛轟境內的庫爾德武裝分子,令不少無辜平民死於無情戰火中,而歐洲人權法院亦多次就此對作為《歐洲人權公約》簽署國的土耳其作出違反人權的裁決。

更重要的是,土耳其一貫立場是反對任何與庫爾德族有關連的組織與代表(包括PKK及YPG),參與日內瓦和平談判。在歐盟多次譴責土國違反人權下,一直處於劣勢的庫族較易獲取歐美陣營的同情,以至在談判中可能對其作出有利安排,對敍伊兩國庫爾德人來說是立國的一絲曙光,對土國境內的庫爾德族產生了鼓舞作用;但是對土國來說,卻是一場夢魘。

庫爾德問題一直攸關土耳其國家安全,敍利亞內戰以來,其重要性更有增無減。最後,在歐盟無法保證土國利益時,埃爾多安注定向俄羅斯靠攏。自從親俄的敍國政府軍收復阿勒頗後,除了讓土俄關係更上一層樓,同時又增強了內戰和談的主導權。相比與歐盟,與俄國合作似乎在此問題上有更多的談判空間。但事實是否如此呢?對着老謀深算的北極熊,恐怕要令埃爾多安失望了。

 

本文經作者授權上載。原載於《信報》。原文連結為:http://bit.ly/2oh247T

相關文章
  • 沒有相關文章
  • The GlocalDesigned by Sanick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