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首頁 > Entries posted by 秦暉
【秦暉 | 分析】哥薩克民主的困境

矛盾為何突然激化? 事實上,「東西之爭」激化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外部條件。 2008年俄羅斯對格魯吉亞人用兵,嚴重加劇了多數烏克蘭人對俄羅斯的疑懼。他們覺得沒有西方的保護就隨時可能被俄羅斯吞噬。不久後全球金融危機波及烏克蘭,烏經濟遭受重創。人們又從經濟上更加感到烏克蘭需要保護。但到底向東還是向西尋求這種保護,對立就更加凸顯。應該說如果兩邊都能給予保護,所有烏克蘭 […]

2014/04/07

Read More

1,527 interests

【秦暉 | 分析】自由是主義之母

記住兩個湯瑪斯 1999,有個日子被人忽視了,這就是空想社會主義宗師湯瑪斯·莫爾(1478至1535)誕生520周年和中世紀宗教審判官的代表湯瑪斯·托爾克維馬達(1420至1498)去世500周年。這「兩個湯瑪斯」的生死500年祭,給人以豐富的啟示。 兩個湯瑪斯同時代、同職業(大法官)、同信仰(天主教),甚至對許多事情也有類似主張,但為人行事、結局及身後影響 […]

2014/02/06

Read More

1,445 interests

【秦暉 | 分析】南非經濟與社會的轉型經驗

南非經濟騰飛源於獨特的制度安排 南非是中國很關注的一個國家,1995年中國與南非建交之後,南非是中國人去得很多的一個國家。最近媒體對南非的報導也比較多,但是往往是說南非的治安問題等等,但是對這些現象的由來,中國人好像不是太瞭解。 很多人的印象中,非洲是十分落後的,但是種族隔離時代到過南非的人都知道,南非大城市甚至比歐美還要漂亮。歐美的城市,還是有很多比較髒亂 […]

2013/12/24

Read More

1,537 interests

【秦暉 | 分析】南非共產黨的自信

南非的勞動力流動制度與中國驚人相似 我原來不是專門搞南非研究出身的,看到關於南非第一本書是楊立華老師在曼德拉還在監獄裡時出版的書,可能也是中國很多關於曼德拉書中的第一本。南非過渡時期流血很多,那段時間黑人衝突非常厲害,白人極度右翼都很厲害,但最終過渡還是非常順利。1993年、1994年我們觀察這個事情,全世界大部分都處在轉型期,而且大部分國家轉型比較順利,但 […]

2013/12/18

Read More

1,404 interests

【秦暉 | 分析】南非啟示——低人權優勢下的經濟奇蹟

眾所周知,中國改革開放後經濟增長迅速,創造了「經濟奇蹟」。而如何解釋這一「奇蹟」則眾說紛紜。對此,看看另一個「奇蹟」是很有意思的。 許多中國人對南非的印象似乎只是金礦和布爾山羊,但其實南非早已是個以製造業為主的國家。如今有人說中國已經成為「世界工廠」,而小得多的南非早已有「非洲工廠」之稱。該國自第1次世界大戰後製造業開始起飛,二戰期間超過採礦業成為國家最大經 […]

2013/11/07

Read More

1,789 interests

【秦暉 | 分析】南非共和國的轉型

非國大與南非共:南非版的「國共合作」 南非除了多黨制以外,在非國大內部還有個獨特的「多派制」,正式的說法叫「非國大-南非共-南非工會全國大會(簡稱工全會)三方聯盟」,也可以叫做「大黨中的多黨制」。多黨中主要的就是南非共產黨。三方聯盟其實是議會民主政治中的執政聯盟。作為執政聯盟中重要成分的南非共,我們國內一些報導稱之為「參政黨」。南非共當然不是我國口徑中那種「 […]

2013/10/18

Read More

1,328 interests

【秦暉 | 分析】普京之謎——俄羅斯民主的前景(三)

本文為【秦暉 | 分析】普京之謎——俄羅斯民主的前景文章的第三部份,其第一部份請詳見【秦暉 | 分析】普京之謎——俄羅斯民主的前景(一) 及第 二部份請詳見【秦暉 | 分析】普京之謎——俄羅斯民主的前景(二)   「向右倒退」的限度 1993年建立的俄羅斯議會沿用了沙俄的稱呼即國家杜馬。今天的杜馬不僅有反對黨,而且從未採用剝奪權利的手段來排斥反對派 […]

2013/10/17

Read More

1,610 interests

【秦暉 | 分析】普京之謎——俄羅斯民主的前景(二)

本文為【秦暉 | 分析】普京之謎——俄羅斯民主的前景文章的第二部份,其第一部份請詳見【秦暉 | 分析】普京之謎——俄羅斯民主的前景(一)及第三部份請詳見【秦暉 | 分析】普京之謎——俄羅斯民主的前景(三)    民主「向右倒退」 普京時代的景象是「倒退」,但是卻並非向「左」倒退,而是向「右」倒退;不是倒退回蘇聯,而是向沙俄「傳統」倒退;不是向列寧- […]

2013/10/17

Read More

1,724 interests

【秦暉 | 分析】普京之謎——俄羅斯民主的前景(一)

本文為【秦暉 | 分析】普京之謎——俄羅斯民主的前景文章的第一部份,其第二部份請詳見【秦暉 | 分析】普京之謎——俄羅斯民主的前景(二) 及第三部份請詳見【秦暉 | 分析】普京之謎——俄羅斯民主的前景(三)    在俄羅斯這樣一個專制極權歷史悠久的多民族大國,評價民主的進展須有一個宏觀尺度。 20世紀後半葉,中俄兩個大國幾乎同時開始了艱辛的社會轉型 […]

2013/10/16

Read More

1,892 interests

【秦暉|分析】南非政治發展﹕從種族兩黨制到左右兩黨制

民主政治的「中庸之道」真相與和解委員會 南非之所以能夠堅持「中庸之道」,有多種原因。本來,南非黑白積怨之深不亞於津巴布韋和莫桑比克,除了激進的阿扎尼亞泛非大,非國大本身也搞過長期武裝鬥爭。激進的南非共產黨對非國大有重要影響,「自由主義總統」姆貝基的父親、非國大元老戈文·姆貝基就是個「堅定的共產黨人」,位居南非共產黨的領導層。非國大與津巴布韋和莫桑比克這兩個今 […]

2013/08/26

Read More

1,913 interests

Page 1 of 212
作者簡介

By 秦暉

清華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歷史系教授、博士生導師。1981年作為中國文革後首批碩士研究生畢業于蘭州大學,1992年起曾任陝西師範大學教授,現為清華大學歷史系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經濟史學會理事,中國農民史研究會理事,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理事、青基會社區文化委員會委員、研究委員會委員,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特邀研究員,《方法》、《開放時代》、《中國學術》和《中國社會科學季刊》等學術刊物的編委。

The GlocalDesigned by Sanick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