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首頁 > Entries posted by 陳婉容
【陳婉容 | 中東】沉默的黑土地

不時會想起兩年前從德黑蘭南下古城亞茲德,在昏沉暮色中穿越的那片黑土地。那些溝壑枯山,乾裂得像老人的手,遍是風霜的斑駁痕跡,卻又顯得如此沉穩,如此包容。在伊朗的腹地少見綠樹,只有綿延的黃黑的石山與沙漠,往視線的盡頭鋪展,叫人想起古時商旅年復年穿梭而過的漫漫長路。 是曠野荒涼無物,世界才在穆寂中悄然而生。世局流轉不居,一些人來了,一些人離去,天地仍是一片寂然;歷 […]

2014/05/09

Read More

2,777 interests

【陳婉容 | Insight】Eastern Europe: where the Iron Curtain drops again

The world has witnessed the protest in Ukraine to come through as one that successfully, not least strenuously, toppled the Russophone president Viktor Yanukovych (at the time of w […]

2014/03/11

Read More

1,516 interests

【陳婉容】字花

徹夜不眠,就是為了讀一個人的文字。 文字好的人很多,有些叫人驚嘆地華麗,有些純樸、自然卻總能在隨意當中勾勒出事物的美態,像在宣紙上打翻了墨水,墨水在流散之中竟生出花一般。某某就是這種人。不寫他的名字,因為我不認識他,而我這種有點驕傲的人,又怕人知道我做認偶像這種不太文藝青年的行為,看我笑話。某某就夠了。 這陣子又剛好在懷疑自己。要是寫作就等如在死線以前用最快 […]

2013/09/28

Read More

1,591 interests

【陳婉容|埃及亂局】民主路長﹕埃及政變——不斷重複的廣場革命

[作者按:在旅途中寫了埃及,刊於今日的明報星期日生活。因為人在途上懶懶閒,交稿前才寫到天光幾乎神智不清,自己都不敢再看。 一場茉莉花革命後,埃及從威權政府過渡到民主政體,然而當中困難重重,這場二次革命是埃及廣場政治狂熱然而公民社會還不成熟的體現。我個人不認為穆斯林兄弟會值得同情,然而如果埃及民眾對民主的理解永遠停留在「得廣場得一切」,恐怕永遠都無法建立可持續 […]

2013/07/12

Read More

1,743 interests

作者簡介

By 陳婉容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畢業,倫敦大學法律學系畢業。文章見於《明報》﹑《蘋果日報》﹑《主場新聞》及《評台》。2013年隻身至伊朗採訪總統大選,獨立記者之外同時是背包旅人,一個人跑過六十多國。

The GlocalDesigned by Sanick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