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首頁 > Entries posted by 徐賁
【徐賁 | 分析】沉默和失憶的國民是怎樣教育成的(下)

承接【徐賁 | 分析】沉默和失憶的國民是怎樣教育成的(中) 詳見:http://www.glocal.org.hk/archives/45462 三 互相監督維持“沉默”的必要 在相互監督的組織化環境裡,每個人都就必須有好的表現,不光自己要有正確行為,而且還要揭發別人的不正確行為,告密和打小報告於是成為一種以揭發別人不正確行為來證明自己正確行為的正確行為。為 […]

2016/06/10

Read More

835 interests

【徐賁 | 分析】沉默和失憶的國民是怎樣教育成的(中)

承接【徐賁 | 分析】沉默和失憶的國民是怎樣教育成的(上) 詳見:http://www.glocal.org.hk/?p=45459 二 層層疊疊的“組織”製造沉默的牢籠 為了確保群眾能夠全體一致地與黨發出同一個聲音,極權統治使用的是賄賂與恫嚇並用的手段,其效果,至少從表面上看,是頗為成功的。賄賂是讓人們看到,順從權力有好處,恫嚇是讓他們知道,不順從權力就要 […]

2016/06/10

Read More

812 interests

【徐賁 | 分析】沉默和失憶的國民是怎樣教育成的(上)

70年代,蘇聯勃烈日涅夫統治下的“再斯大林化”時期,蘇聯作家葉甫圖申科碰到過這樣一件事情。有一次他在西伯利亞的夏令營和一群青少年坐在篝火邊,一位年輕姑娘提議“為斯大林乾杯”。 “為什麼要為斯大林乾杯?” 葉甫圖申科問她。 “因為那時侯所有的的人民都相信斯大林和他的理想,他們戰無不勝,”她說。 “你知道在斯大林統治下,有多少人被逮捕嗎?” 葉甫圖申科問。 “嗯 […]

2016/06/10

Read More

912 interests

【徐賁 | 中國桌】消弭於第三代的「文革」記憶

美國歷史學家莉莎·派恩(LisaPine)在《希特勒的「國民群體」》(Hitler’ s “National Community”)一書裡用「文化革命」來概括希特勒統治下德國所發生的根本變化。她引用了英國歷史學家理查德·艾文斯(Richard J. Evans)所說的,「希特勒和納粹所要改變的莫過於德國人的精神,以及他們的思維和行為方式,……這場 […]

2016/05/23

Read More

901 interests

【徐賁 | 中國桌】毛時代的歷史、神話和記憶(三)

上篇: 【徐賁 | 分析】毛時代的歷史、神話和記憶(一) http://www.glocal.org.hk/archives/42375 【徐賁 | 分析】毛時代的歷史、神話和記憶(二) http://www.glocal.org.hk/archives/42376   行 對於縣城乃至農村人來說,行,主要就是徒步,俗稱「起旱」。幹部下鄉,徒步;學 […]

2015/05/21

Read More

1,262 interests

【徐賁 | 中國桌】毛時代的歷史、神話和記憶(一)

神話和記憶被視為不斷改變和重構的歷史。著名希臘文化研究者維爾南(Jean-PierreVernant)在《時間記憶的文化特徵》一文(收在《希臘人的神話和思想》一書裡)中指出,「作為與習慣相區分的記憶是一項艱苦的發明,它是人類從個人經歷中逐步獲得的,而對於社會群體來說,其集體經歷所構成的則是歷史」。(第110頁) 遠古時期或原始部落中,歷史保存在口頭傳播的神話 […]

2015/05/19

Read More

1,395 interests

【徐賁 | 中國桌】毛時代的歷史、神話和記憶(二)

上篇:【徐賁 | 分析】毛時代的歷史、神話和記憶(一) http://www.glocal.org.hk/archives/42375   食 「民以食為天」,中國的老百姓歷來注重一個「食」字。熟人見面,寒暄之詞往往是「吃過了?」 ——「吃過了。你呢?」 ——「吃過了。」然而,就這麼一個「食」字,卻困擾了我們數十年。這裡說的不是「三年大饑荒」,而是 […]

2015/05/20

Read More

1,316 interests

【徐賁 | 分析】誠實的政治 清晰的語言

含混的語言、空洞的文體往往和冠冕堂皇、閃爍其詞的騙術相輔相成。 2009年9月27日,美國《紐約時報》著名專欄作家維廉·沙費爾(William Safire)去世。 沙費爾出過許多小說、政治著作,曾獲普利策獎,被認為是一個極具影響力的專欄作家。 但他最大的思想遺產,恐怕是他為《紐約時報》語言專欄所寫的文章。 其中有不少對語言的社會、政治意義的獨特見解。 就在 […]

2015/04/03

Read More

1,236 interests

【徐賁 | 分析】「思想改造」的實錄與思考

2014年11月,一篇《建國初期對知識分子思想改造的歷史必然性》文章引起了人們對那個時代的知識分子遭遇以及何種「歷史必然性」的關注。這個時候閱讀陳徒手的《故國人民有所思》和楊奎松的《忍不住的「關懷」》便對我們更有溫故而知今的意義。 1949年以後,中國知識分子在一波又一波「思想改造」的暴風驟雨中無助地接受命運的擺佈,他們遭受的厄運——那種來自生存逆境的批判和 […]

2014/11/28

Read More

1,537 interests

【徐賁 | 分析】管住警察,倫理比紀律更重要

9月27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參加國會黑人議員小組晚餐時表示,上個月密蘇里州弗格森一位白人警察開槍打死一位沒有武器的黑人年輕人,後來發生的民眾抗議暴露了一個正在困擾美國的信任危機,那就是許多公眾對執法警察的不信任。這是一種令警方和需要警方保護的民眾雙重受害的危機。民眾的不信任對最需要警方保護的社區造成特別有害的影響,這是因為,越是需要警察保護的地區的民眾,越是不 […]

2014/11/04

Read More

1,326 interests

Page 1 of 3123
作者簡介

By 徐賁

美國麻塞諸塞州大學英語文學博士,美國加州聖瑪利學院英文系教授。著作《知識份子:我的思想和我們的行為》(2005)、《人以什麼理由來記憶 》(2008)、《通往尊嚴的公共生活》(2009)、《在傻子和英雄之間》(2010)、《什麼是好的公共生活》(2011)等。

The GlocalDesigned by Sanick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