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首頁 > Entries posted by 鄭永年
【鄭永年 | 分析】西方的衰落導致非西方世界的民主危機

西方學術界和政策界花了大量的人、財、物力來研究如何擴張民主,但往往對這個過程中所包含的危機注意不夠。很顯然,民主在擴張過程中,出現各種不同的變種。總體說來,從西方到非西方,民主越來越不具備社會文化基礎,在民主內容越來越微弱的同時越來越形式化,也就是西方所普遍定義的多黨制和選舉。在很多國家,除了多黨制和選舉,就根本不存在民主的其他重要內容。也就是說,在西方民主 […]

2016/06/21

Read More

2,188 interests

【鄭永年 | 分析】美國版「安全體系」能夠保障亞洲和平嗎?

6月4日在新加坡召開的香格里拉對話上,美國國防部長卡特在演講中提出了美國的新亞太安全觀。美國致力於推動在亞太地區建立「基於規則的安全體系」(principled security network),即各國建立一致目標,共同製定軍事計劃和訓練內容,最終形成協調一致的軍事行動。 在這個條件下,美國歡迎一個和平、穩定、繁榮的中國的崛起​​,並在「基於規則的地區安全 […]

2016/06/20

Read More

1,487 interests

【鄭永年 | 分析】政治智慧的衰落和國際秩序危機

在《世界秩序》等很多著述中,基辛格博士總是十分強調政治家在塑造世界秩序過程中的作用。儘管不同時代世界秩序的形成有不同的歷史背景,世界秩序並不是自然生成的,而是由具有大智慧的政治家塑造出來的。這些政治家能夠洞察現實世界,具有世界視野和遠見,動員現實存在著的各種要素(包括物質資源和思想資源)來造就世界秩序。在基辛格的眼中,近代的梅斯特爾和俾斯麥,當代的尼克松、鄧 […]

2016/06/12

Read More

1,029 interests

【鄭永年 | 分析】地緣政治新格局和中國的戰略選擇

世界正進入地緣政治大變動時代,所帶來的危機超乎人們的預期甚至想像。全球聖戰主義的崛起、中東區域秩序的解體、歐洲難民危機、法國右派力量(國民陣線)和美國特朗普主義的興起、朝鮮半島核危機、新興經濟體的巨大不確定性、金融震盪、大國爭端等等變化,都是地緣政治危機的表象。 從地緣政治的視角來說,中國最直接挑戰就是亞洲地緣政治的變遷。這變遷儘管有諸多要素,但更和中國自身 […]

2016/06/03

Read More

1,106 interests

【鄭永年 | 分析】特朗普主義 社會革命與世界不安全

特朗普主義崛起,美國(甚至整個西方)精英階層一片愕然。當特朗普剛剛開始加入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競選時,沒有人認為他是認真的;之後特朗普一次又一次地闖關向前推進時,也沒有多少美國精英相信,特朗普可以走到今天的這一步。當他們意識到今天的特朗普已經勢不可擋時,才醒悟過來,意識到美國民主竟然也能產生這樣一個他們所不能接受的候選人。 美國(西方)的精英階層包括主流媒體,對 […]

2016/05/30

Read More

1,186 interests

【鄭永年 | 中國桌】道德領域失序的根源是社會的經濟數據化

  中國社會失序的最主要根源在於經濟領域和社會領域之間沒有邊界。政治權力站在經濟利益這一邊,導致了經濟領域和社會領域的失衡。改革開放一開始,執政黨就把重點從以階級鬥爭 為綱迅速轉移到經濟建設。這是大勢所趨。那個時代的貧窮社會主義使得整個中國社會經濟資源極度匱乏,社會不同群體之間陷入政治惡鬥。改革就是要抓經濟工作。這個改革策略非常正確 ,為社會提供了 […]

2016/05/25

Read More

878 interests

【鄭永年 | 中國桌】如何去制度槓桿

「供給側改革」的概念提出之後,引發了對中國需要什麼樣的改革的思考。儘管這一改革具有廣泛的內容,包括「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補短板」,但歸根結底就是要理順政府和市場或企業之間的關係。在健全的市場經濟條件下,市場本身在調節產能和庫存、補短板方面發揮關鍵作用。因為市場本身也會有失敗的時候,政府就需要扮演市場所不能起的作用,補救市場的短板和失敗。但不管在怎樣的情況 […]

2016/05/24

Read More

918 interests

【鄭永年 | 中國桌】魏則西之死與國家監管制度重建

青年魏則西之死引出了人們對百度及其關聯的武警醫院、莆田系的聲討。不過,冷靜下來想一想,百度可能只是「運氣」不那麼好的一例罷了。死了人才成為社會事件;如果不死人,百度照樣會繼續我行我素。實際上,類似的事件絕非首次。在過去的很多年裡,類似事件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爆發出來。各類環保事件、毒奶粉、毒食品等等一直充塞著媒體和坊間。同樣,類似的事件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例,今後 […]

2016/05/17

Read More

939 interests

【鄭永年 | 中國桌】西方對中國內政外交的五大誤讀

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國政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使得西方世界對中國政治感覺到巨大的不確定性。的確,十八大以來,無論在個人層面還是在體制層面,中國政治外交引入了諸多變化,改變了以往的運作方式。在中國經濟進入一種新常態的同時,政治也已經進入了一種新常態。正因為是政治新常態,西方一些人對現行政治充滿了猜疑。各種猜疑的背後就是西方一些人對中國政治的誤讀。在很大程度上,種種 […]

2016/04/29

Read More

1,450 interests

【鄭永年 | 分析】南中國海僵局及其未來

近來南中國海問題變得越來越複雜和嚴峻了。美國國防部長因為南中國海問題而推遲原定對中國的訪問。在日本召開的G7外長會議發表了《海洋安保聲明》,儘管沒有明確提到中國,但在明確批評中國於南中國海的行為。無論是美國和菲律賓的聯合軍演,還是日本的加入或者澳大利亞等國的關切,無疑都是在指向中國。不難看出其中美國的角色至為重要。儘管中國一而再、再而三地明確向美國表明,南中 […]

2016/04/23

Read More

1,527 interests

Page 1 of 512345
作者簡介

By 鄭永年

鄭永年,現任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英國諾丁漢大學當代中國學學院中國政策研究所教授級研究員(Professorial Fellows)。中國政治、國際關係與社會問題專家。

The GlocalDesigned by Sanickdesign